第四百三十五章 番外恋恋不忘92

ag输钱|优惠: 一念倾城,一念你 作者:更新时间:2019-09-23 01:02:15 字数:3499 阅读进度:534/534

这时,陆梓廷也发现了她们,先是一怔,继而朝她们微笑,余婉仪先回过神来,朝他们走过去。

“陆大哥,真难得你也会来这种地方。”

“天豪吵着要进来,没办法只好带他进来了。”他拿起纸巾帮儿子抹着嘴边的茄汁。

“不介意,我们一起坐吧?”余婉仪笑问。

“当然。”他站起身,坐到儿子旁边,把另外两张空椅让给她们。

这时,陆天豪扯着陆梓廷的衣袖,结巴的跟他说“天豪,尿尿。”

他愣了下,才知道儿子想上厕所,就抱起他,“爸爸带你去厕所。”

“不如让我带他去吧,反正我也要上洗手间。”余婉仪却道。

陆梓廷看了她一眼,又瞧了瞧余衿欢,明白她是想给机会他们单独相处,于是就把儿子交给她。

在他们离开后,无声的寂静,缭绕在两人之间。

陆梓廷一时间不知该怎么开口,而余衿欢似乎却沉溺于自己的世界中。

他端详着她,自从那天在医院一别后,两人就再也没见过面了。那天她拒绝跟他离开后,他就劝自己放下她,就算再爱又如何,她已经是别人的女人了。

原以为随着时间的流逝,他对她的思念会渐渐消逝,没想到在这里偶遇,骤然看到她瞬间,从心底溢出来的思念,浓烈得让他有种不真切的感觉……

于是,他才了悟,原来对她的爱意,竟没有消减分毫,反而益发强烈了。

不过,当想到什么似的,一抹沉痛的神色自他眼底掠过。

“我听说莫宁佑的肝有事,多亏你捐赠肝给他,他现在怎样了?”

其实,他真正想问的是,为什么她要这样做,她是否已经变心了,爱上莫宁佑了,可这话让他怎能么问出口?

听到他的话,她心骤然收紧,抬眸,扬起一抹轻淡的笑意。

“你有心了,他复元得很好,过几天我们就可以出院,回家休养了。”

眸光一闪,他立即反应过来,“你今天是偷偷走出来的?”

脸上闪过一抹尴尬之色,她咬了咬嘴唇,岔开话题。

“对了,伯母的案件现在怎样了?”

提到母亲,他神情不由的变得萎靡。

“警方已经落案控告她误杀,现在还在等候出庭审讯,不过,情况不太乐观。”

闻言,她有些讶然,之前,她交给警方的那个录像带,没错是可以证明程千雪去找严诗仪,不过,她以为她只是到过犯罪现场,她并不是凶手。不过,现在听他的语气,仿佛程千雪真是凶手似的。

注意到她的神情,他哪会不明白她的心思,迟疑了下才道。

“其实,我也不相信妈会有预谋杀害诗仪,不过,警方已经查到不少证据证明当时,她们曾经争执过,所以,警方认为两人在争吵过程中,她一时意气之下就”

听着他的话,她一时倒不知该说什么才好。

假若程千雪真是凶手的话,那么当初他被警方拘留时,她明知道他是无辜的,却不肯说出实话,眼睁睁看着他当自己的替死鬼,所胃虎毒不食子,那她的心也真够狠呀。

她偷瞄了他一眼,想从他的表情中探知,此事上他有什么看法,不过,她却未能从中看出些端倪,最后只得放弃,总不能那么失礼地问,你是否相信伯母就是凶手吧。

“对了,天豪现在跟你一起生活了?”

端起面前的饮料,喝了口,他才回道。

“自从诗仪去世后,他外公想接他回去,不过,他出生到现在,我都没能尽到父亲应尽的义务,所以,我拒绝了他们的要求,把他从英国接回来,跟我一起住。”

“应该的。”她点头,“小孩子是应该跟父母一起住的。”孩子已经没有了母亲,如果父亲也不理他的话,那也太可怜了。

“过两天我要到英国一趟,跟严氏的后期合作的事宜,还有妈在那边的物业都要我去处理,所以,应该有一段时间会留在那边了。”

他眼神复杂地望着她,迟疑着要不要开口问她,就在他犹豫期间,她的手机却响了。

掏出了看来电显示,她有些心虚地看了他一眼,才按下接听键。

“是我有小妹在,会有什么事嘛知道了,我很快就会回去的”

看着她讲电话的表情,直觉告诉他,打电话来的人是莫宁佑。

他眉头越发纠结,虽然,她的语气显得有些不耐烦,不过,脸上的表情却跟她的口吻相反,那种表情,只会出现在跟在乎的人说话时才会出现的表情。

曾几何时,他就看过她面对着自己时,多次露出此表情的。一想到,她的心已经渐渐染上另外一个男人的气息,代替他成为心中最重要的男人时,胸口猛然一颤。

他必须掐紧拳头,才能克制想要夺过她手中的手机的冲动,才能跟那股那股名为嫉妒展开对抗,不做出过激的行为。

“爸爸。”

恍惚间,他听到一把稚嫩的声音在耳边响起,打断了他的思绪,这才发现,余婉仪已经带着儿子回来了。

“你们回来了。”

这时,余衿欢也讲完电话,见小妹一手拿着食盘,一手牵着陆天豪,连忙上前接过她手上的东西。

“我还有事要办,先走了,你们慢慢吃。”他猛地站起身,抱起儿子。

“他怎么了?”望着他匆忙离去的背影,余婉仪疑惑地问。

余衿欢也茫然地摇摇头,“可能他真有事吧,你还是快点吃,我们都出来很久了。”

“你买了这么多?”

看着余衿欢带回来的五六袋小吃,莫宁佑摸了摸肚皮,半小时前才吃了晚饭,还未完全消化呢。

“一时不小心就买多了,你不喜欢吃吗?那我拿给隔壁房间的婆婆吃吧。”见他只是盯着却不动手,她伸手拿起东西就要走。

“谁说我不喜欢吃的。”他连忙按着她的手,不让她把东西带走,“我吃,你别拿走。”

开玩笑,她一番心机带回来的,就算真的吃不下,不喜欢吃,也要说喜欢,拼命吃下去呀。

见他打开袋子,吃得津津有味的样子,她胸口好像被人紧紧抓了一下,表情有些复杂。

曾几何时,她以为自己一定不会再喜欢上莫宁佑的,她以为自己会一直爱着陆梓廷,就算他因为那段录像而生气,甚至嫌弃她也罢,她爱的人只有他一人。

她以为自己的的心,根本容不下两个人的。

然而此刻,她却发现一个可怕的事实,原来在不知不觉中,她对莫宁佑的憎恶已经渐渐变淡,甚至于还有点好感,同样地,她对陆梓廷的爱意似乎也有了变化。

不是不爱陆梓廷了,不过,今天再遇到他,跟他单独相处时,她居然有种相对无言的感觉,不知道因为两人分开太久,或是她已经是别人的女人,总觉得有面透明的墙,横插在两人之间,心意不再相通,有的只是疏离。

“在想什么这么入迷?”

恍惚间,她听到他如此问,接着耳边响起了自己的声音。

“原来你刚才遇到他了。”莫宁佑放下手上那袋糖不甩,突然觉得嘴里的糖不甩有些酸涩,“怪不得你这么晚才回来,刚才如果不是我打电话给你,也许你已经跟他跑了吧。”

望着他张了又合的嘴巴,过了一会儿,才反应过来为何他的语气酸溜溜地,原来,刚才她说一时不小心说溜嘴了,把遇到陆梓廷的事情说了出来。

“你不吃了?”见他不再碰自己带回来的那堆小食,她眨了眨眼问。

“不吃,把这些全拿走,看到都饱了。”瞪了她一眼,他转过身背对着她,拿起放在一旁的资料看起来。

将他闹拐扭的样子看在眼里,她啼笑皆非,没想到他也有这么孩子气的一面呀,张嘴想解释些什么,话到舌尖却又说不出去,暗叹一声,她起身拿起他不吃的那堆小吃。

“既然你不吃的话,那我先回房了。”

说完,偷瞄了他一眼,见他却没开口留她,一股失落徐徐泛上心头。

冷战。

自从昨天,莫宁佑得知余衿欢跟陆梓廷见面后,就开始闹拐扭了,不但不吃她带回去的东西,连晚上也不像平日一样到她房间跟她玩网游,摆出一副跟她冷战的样子。

他也太小器了吧,她又不是故意跟陆梓廷相约,而是碰巧在快餐店遇上的,难道遇上了也假装看不到,转身离去吗?

其实,她也不是不明白,只要她肯跟他解释清楚,让他放心就没事了,不过,她总觉得,如果故意那样做的话,好像她很在乎他似的。

哼,他要怎样想就由他去,就算他来找她,她也不要理他了。

虽然她是这样想,可当第二天,他来找她时,她已经将昨晚的决定抛置脑后了。

“你不用看文件吗?”

瞅了站在门口的他一眼,明明心里开心,她却假装还在生气的样子,板着脸道。

“今天星期六,公司不用上班。”他笑容可掬地走了进来,“之前,你不是说想要玩这游戏的,我买到了,你要不要一起玩?”

瞧了瞧他手中的游戏,她有些动摇。

本来,她是不玩游戏的,每每看到一些人沉溺于那些网游,总觉得那是浪费时间跟青春的事。不过,自从住院后,闲来无事,有一天上网冲浪时,不小心点开了一个网游的网页,然后错手点开了游戏,之后就开始了她玩游戏的不归路。

自从大学毕业后,他就没怎么再玩这种网流了,可看到她那么笨拙地连一关也过不了,就忍不住出手,带着她修练,之后,他发现通过玩游戏可以拉近了两人的距离,于是一有空就找她一起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