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14章 旗鼓相当

ag输钱|优惠: 重生之都市至尊(一丝不芶) 作者: 一丝不芶 更新时间:2019-09-23 08:51:05 字数:3561 阅读进度:710/710

所谓巫咸,便是古时最为出名的一个巫师。

传闻其巫术通天,乃至于被人们称之为神巫。

甚至在《山海经》中记载,他可以率领当时十个最着名的巫师,从一个叫做灵山的地方直接飞升天界,然后又可以随意降临人间。

这样一个实力强大的人,其元寿自然也极长。

他在夏朝之前的炎黄时期就已经存在,然后活过了将近五百年的夏朝,又一直出现在了殷商时期。

只不过由于其年代太过久远,许多事情已经无从考究。

而张易从绮晴的口中,或许能够一窥上古秘辛。

当即张易对绮晴说道:

“关于上古之事,我想要和你多聊聊。”

绮晴这个时候冲着夔鼓拜了再拜之后,重新从地上飞到了半空之中。

只听她没好气地说道:

“你又不是我的情郎,我干嘛要和你聊天?再说了,我还有当年主人交代给我的任务呢!”

张易神色一冷:

“你不记得噬魂咒的痛苦了?”

绮晴听到张易所说的噬魂咒,不由得回忆起了当初她被张易种下噬魂咒之后,噬魂咒发作之时那种彻骨的痛苦。

这顿时让绮晴打了一个冷噤,急忙说道:

“帅气后生,我是开玩笑的!你好好说话,别动不动就用噬魂咒来吓我!”

张易神色这才稍稍缓和,他开口说道:

“我想要用这夔鼓,来压制蚩尤之旗。如果成功,那么你也没有必要一直守在秘境之中操控阵法来镇压蚩尤之旗。到时候你也相当于完成了你的任务,解除了束缚获得了自由。”

绮晴听到这话,不由得眼睛一亮。

她一直遵守她的承诺,严格执行当年轩辕黄帝交代给她的任务,一直留在秘境之中操控阵法镇压蚩尤之旗。

到了今天,她已经坚持了几千年。

而在这几千年里头,她一个人也充满了各种无聊和寂寞,一直想要有人能够说话从而发泄心中的苦闷。

这些年她并非没有想过离开这个枯燥的秘境,回归到繁华热闹的人世间。但是一想到她的使命,她就犹如被无形的枷锁继续锁在秘境里头。

也正是如此,才导致了她形成了犹如机关炮一样的嘴|巴。

当她时隔几年前后见到风紫烟之后,顿时开口就说个不停,甚至是不断骂人,越是骂人她心中那种苦闷就越能发泄。

而当如今,她听说有了一个可以让她完美完成任务,能够彻底不用再留守秘境附近守护阵法的可能性,这顿时让她不由得充满向往。

当即绮晴急忙说道:

“帅气后生,如果你真的能够将蚩尤之旗压制下去,那么我当然也不用继续留守在这个枯燥烦人的秘境里头了!到时候你想要知道什么,我就告诉你什么,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张易看着绮晴说道:

“我记住你的话了,不过现在我先去尝试一下。”

说着,张易就朝着山洞中的秘境飞去,绮晴也急忙拍打着蝴蝶翅膀跟随在了张易的身后。

进入了秘境之后,张易重新回到了那片红艳艳的血枫林。

这无疑是一片十分珍贵的资源,但是张易现在还顾不上这些资源。

他很快就飞到了当初风紫烟一拳轰出的那个大坑处,看到了那被阵法封印的蚩尤之旗。

古老的阵法遍布无数密密麻麻的神秘天篆文,如同一篇古老的文章。

而在阵法的中心,有着一团赤红色宛如雾气一样的东西,这就是蚩尤之旗。

绮晴顿时兴奋地说道:

“一定可以的!当初我家主人轩辕黄帝就是用夔鼓击败了蚩尤之旗,所以才最终将蚩尤之旗镇压的!如今夔鼓重新现世,定然可以再度对付蚩尤之旗!”

张易手持夔鼓,不由得问道:

“当年轩辕黄帝得到蚩尤之旗却也无法控制,这蚩尤之旗只能被蚩尤一人使用,今日我用这夔鼓,恐怕也难以彻底断绝蚩尤之旗的危害。”

绮晴这一刻反倒是催促张易感觉使用夔鼓,这样她就能够早点脱困:

“你干嘛要控制这蚩尤之旗啊?只要能够将其压制就好了!”

张易没有说话,扬起了夔鼓,然后开始就要敲响鼓面。

绮晴急忙说道:

“先等等,你这样根本无法发挥出夔鼓的全部威力!我见过我家主人使用过好几次夔鼓,让我来告诉你一些诀窍!”

说着,绮晴向张易说了一些夔鼓的使用诀窍。

张易听完之后细细确认,直到可以肯定这些诀窍不会有问题之后,便开始按照这些诀窍敲响夔鼓。

在传说之中,夔鼓需要用雷兽之骨为鼓槌来敲,才能够发挥其最大作用。

由于张易现在并没有那雷兽之骨,所以他便是用自己的拳头作为鼓槌,朝着鼓面敲响。

随着夔鼓一敲响,一阵阵犹如惊雷般的声音顿时爆发而出。

这声音极为巨大响亮,随着持续的雷声不断爆发而出,整个秘境都被震得微微颤动。

而随着夔鼓一响起来,只见那阵法之中原本缓慢蠕动的蚩尤之旗在这一刻忽然变得狂暴起来,犹如见到了自己的宿敌一般。

蚩尤之旗疯狂地冲击着镇压它的阵法,那恐怖的威力甚至震动得秘境之中一阵地动山摇。

绮晴见状惊诧道:

“蚩尤之旗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狂躁过!完了完了,若是仍由蚩尤之旗这样继续冲击下去,那么这个封印阵法会出问题的!封印阵法毕竟是几千年前留下的,现在早已经在漫长岁月之中被时间侵蚀得脆弱!”

张易在这一刻开口说道:

“听我的号令,准备随时打开阵法!”

绮晴听到这里吓了一跳:

“可是这样,万一我们没法用夔鼓将蚩尤之旗压制住,一旦让蚩尤之旗逃出这个秘境,那么将会生灵涂炭啊!”

张易开口说道:

“打开阵法,不是要放蚩尤之旗出来,而是要让夔鼓进去。你要对你的主人的法器充满信心,夔鼓当年既然可以战胜蚩尤之旗一次,那么今天也一定能!”

绮晴不由得犹豫起来。

当她望向张易冷静的面容时,最终还是点了点头。

而张易并没有立刻下令,他依然还在不断猛烈敲击着夔鼓,并且带着夔鼓慢慢朝着封印阵法靠近。

随着夔鼓和蚩尤之旗的距离越来越近,蚩尤之旗的冲撞也变得越发越猛烈。

同时夔鼓也起了变化,只见张易此时已经不用去敲击夔鼓,夔鼓就能够自己响起雷鸣般的鼓声,显然夔鼓也对蚩尤之旗有了反应。

而在这个时候,张易也终于带着夔鼓来到了封印阵法最近之地。

“打开阵法!”

张易在这个时候,冲着绮晴高声下令。

下令完的同时,张易将手中震动不已的夔鼓朝着蚩尤之旗猛地扔去。

绮晴没有犹豫,在这一刻她迅速结了一个手印,然后指向阵法。

只见这个封印阵法,在这一刻出现了一个缝隙。

随着缝隙出现,只见蚩尤之旗就想要从里头冲出来,而这个时候夔鼓已经当头砸下,将蚩尤之旗重新砸回了阵法之内。

“关闭阵法!”

张易再度叫道。

绮晴没有犹豫,急忙施展手印,使得原本打开了一条缝隙的封印阵法重新闭合。

而在这时,只见阵法之中蚩尤之旗已经和夔鼓斗在了一起。

蚩尤之旗攻势凶猛,只见它身形一动就将整个夔鼓牢牢包裹在了其中。

然而夔鼓不断自己产生振动,巨大的鼓声不断激荡而出,这种鼓声其中蕴藏着莫大的威力,不断向周围的蚩尤之旗发动冲击。

二者相斗越来越激烈,这顿时使得整个秘境都疯狂颤|抖起来。

大地在颤|抖,无数裂缝迅速产生。

天空也在颤|抖,一条条时空裂纹迅速产生又迅速愈合。

而蚩尤之旗和夔鼓相互争斗,看上去竟然不相上下。

当真是旗鼓相当!

绮晴看得担忧不已,她唯恐这旗鼓相斗,使得封印阵法被冲破而导致蚩尤之旗逃出来。

张易在一旁倒是一脸镇定,等待着旗鼓相斗分出最终胜负。

原以为旗鼓斗上几个小时,就应该能够结束了。

然而谁也没想到,它们这一斗就斗了整整七七四十九天。

在这四十九天的时间之中,整个秘境被它们相斗的威力震动得几乎就要坍塌,而就连那个封印阵法也摇摇欲坠就要坚持不住。

到了四十九天的时候,连张易都开始有点沉不住气,他取出了不少神石准备为摇摇欲坠的封印阵法补充能量。

然而也就是在这个时候,蚩尤之旗和夔鼓却在同一时间终于停止了斗争。

张易和绮晴急忙定睛朝着封印阵法之中望去。

只见此时蚩尤之旗和夔鼓已经呈现了一种诡异的胶着状态。

给人感觉,这旗鼓已经以一种闻所未闻的方式融合在了一起。

那犹如气体一般的蚩尤之旗,竟然仿佛渗透进入了夔鼓的体内,使得这面充满杀伐之气的战鼓透露出一丝诡异森邪。

而蚩尤之旗渗透进入夔鼓之后,它却仿佛被束缚在了鼓上无法挣脱,使得它的魔气无法吞吐也无法离开。

并且这二者此时全然么有违和感,它们的融合看上去是那么和谐,仿佛它们已经合二为一化成了一个新的整体。

“正邪相融,却又似乎泾渭分明,这样的情形,犹如……太极图!”

张易隐隐之中有了一些明悟。

他只感觉这蚩尤之旗和夔鼓的感觉,就犹如太极图的黑白两仪一样,虽然彼此不同,但是却你中有我,我中有你,两仪合在一起却反而变成了一个完美的图案。

这种泾渭分明却又相互融洽彼此协调的感觉,竟然带给了张易一丝对新的突破机缘的隐隐感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