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7】小看

ag输钱|优惠: 去地府做大佬 作者: 起床难 更新时间:2019-09-23 04:15:23 字数:3488 阅读进度:879/879

几只浑身湛蓝,但眼球发绿的飞禽兽魂一个滑翔,携风从天而降,落在了狐岚的府邸院中。

才落在了远离秀木下,不远处门窗紧闭着的正屋中,就响起了一声清脆响亮的“啪”。

那几只飞禽一惊,吓得一跳之际展翅高飞,抖落了几片羽毛,在院中随着晨风回旋翻转。

正屋里,挨了一记耳光的狐清云偏着头,眼睛一眯牙一呲,倒吸一口冷气。眼中已经泛起了愤怒和不服气夹杂在一起的一种怨恨。

很快,狐清云就咬紧了牙,鼻子里连连呼出又急又快的热气。但却一言不发。

狐清云挨打已经习惯了,他从小到大,有锦衣玉食,也没有少挨打。每次都是狐岚亲自出手,不是巴掌就是吃棍子。

今天这一巴掌扇在狐清云脸上,他已经习惯了。只是不服气,为什么又挨了这么一巴掌?

在他现在看来,鬼母出都萧石竹不再玉阙城,还是一个千载难逢的机会。狐清云还是想着赌一把。

“你怎么知道,这事里就没有陷阱?”狐岚压抑着胸中爆发的怒火,大喘气几下后压低声音对儿子沉声说到:“萧石竹鬼母,赖月绮和萧茯苓都是九幽国中,最有威望的鬼。赖月绮掌管着九幽国的军器监十来年,培养出的军工无数,遍布各种各处。又辅佐萧茯苓监国半年,朝中一些大臣也对其敬重得很。萧茯苓,比你小太多,但师从国师盈盈和女魃,又在九幽国的学宫中学习多年。这国中遍地都是她的师姐和学宫里的师兄弟,你拿什么跟她斗?”。

“萧石竹就更别说了,就说这鬼母,万年之前她就是神仆,追随着酆都大帝平定魔神,策划谋取王位,言传身教学到的东西让她在酆都大帝登上皇位后,前往朔月岛做冥王,数千年来一直屹立不倒。仅凭弹丸小岛,立足于这乱世之中,什么大风大浪又没有见过。”气未消的狐岚,脸上眼中怒气还在,不减反增:“她在筹谋布局,斗倒了一个又一个敌人的时候,你还是液体呢!毛才长齐了就要跟她斗,你怕是疯了?”。

说罢,狐岚还不解气,在屋中来回疾行走动。

“父亲,那又怎么样?”忍不住了的狐清云,终于站起身来,不甘的目光随着父亲狐岚来回走动的身影而移动,同时激动得急声低吼道:“机会不就是这样吗?伴随着风险也伴随着失败!可是,一旦成功了呢?我们就有无限的权利有无数的荣华富贵,还有......”。

“有个屁!”打断了儿子的狐岚,几个箭步冲到了儿子面前,直视着儿子眼中不甘化为的激动,一字一顿的道:“你懂不懂什么叫大树底下好乘凉?你以前读的书是不是都读到了狗肚子里去了?”。

最后这句话说出口时,嘴里每蹦出一个字时,狐岚就用手指头狠狠的戳了一下儿子的胸口。

手指上尖锐的爪,很快就把儿子身上的衣服前襟,戳得千疮百孔。

“且不论你这个计划是不是会失败,就假设成功了,九幽国毁了,唇亡齿寒,你有本事和北阴朝对抗吗?”狐岚气呼呼的说着,走回了自己椅子上去坐下。

“别小看了萧石竹,别小看了鬼母。你要和他们斗,下辈子的事了。”气过之后,狐岚一脸疲惫。

他感觉体魄有点瘫软,双手抓住扶手,才能使得腰杆挺直了。

狐清云还不甘心,父亲刚才说的话他一句也没有听进去。还要开口辩驳时,狐岚已经对这屋外大喊了一声:“来人!”。

话音落地,就有脚步声在门外响起,由远而近,朝着正屋这边而来。

片刻过后,大门打开。

晨曦再次洒了进来,瞬间铺满了整个正屋。

几个家仆大步走了进来,还没行礼,先看到了还气呼呼的狐岚和摔了的碗筷,以及泼洒得到处都是的饭菜后,惊得一愣。

“立刻闭门谢客,无论谁来了都告诉他们我病重了,不能见客。”狐岚叹息一声,略有有气无力的道:“看好少爷,不许他踏出府邸一步,也不许他和外人他鬼,在有什么接触。”......

咆哮着的海风拂过了抱犊关,卷过了关隘内的一片狼藉。

遍地的碎石散落在遍地焦痕的关隘中,多有焦黑的梁柱东倒西歪的立在残垣断壁之间。碎石下还多能见到妖魂兽魂的残肢断臂,和人魂死后化为的齑粉,被大小不一的碎石压在了地上。

魏征和陆之道在卫队的护卫下,驭兽进入了关隘里。但左瞧右看,放眼望去见到的只有满目疮痍,看得两个见惯了大风大浪的鬼臣,眼角肌肉都不禁抽搐不停。

听说这抱犊关挨了九幽国舰队的炮击,但没想到这么惨。

现如今关隘里还屹立不倒的屋舍有几间?掰着手指都数的过来。其他的高墙和箭塔,还有防御工事与城墙,都已经化为了废墟和残垣断壁,被烈焰烧灼后留在上面的焦痕触目惊心。

而从附近地区奉命赶来的大军已在此地清理了十几日,还没能把这儿的废墟清理干净。

“这都是什么炮轰炸的?”陆之道和魏征一起在关隘里转了一圈后,陆之道眼中惊愕不减反增。

眼前的关隘可是阴曹地府第一关,周长约几千里,以城为关,完全是一座小城。一座城完全被炮击给夷为平地了,可九幽国前来攻打的战船不过一百艘而已。又能装载着多少火炮?这事情说出去说也不信。

魏征一言不发,驭兽走到关隘南边,在海岸上停下,翻身下了兽魂,站到了波浪来回的沙滩上。

他默不作声的看向身前,海面上至今还漂浮着无数的断木和支离破碎的碎板,破帆和焦黑如碳的船桨。

此地驻守着北阴朝水师的三百艘战船,都是北阴朝主力战舰,用巨龙龙脊制成龙骨的大宝船。上面的水师战士和船工,又都是北阴朝水师中身经百战的精英。可此时那些战船都已经支离破碎,浸泡在海水里,随波逐浪的碎片。

这一幕幕看得实在令人痛心。

“不知道是什么炮,反正射速和威力都很大。加上九幽国是偷袭,是不宣而战。我们还没准备......”幸存的一个鬼兵,一路随行,引着陆之道和魏征在关内转了一圈,又跟着来到了此地。

听到了陆之道的问话,垂首回答道:“我们都还没有准备,九幽国的炮火铺天盖地而来。漫天炮火,一瞬间就把整个关隘笼罩在了火海和爆炸中。”。

海风拂来,魏征身上囚服袖口摇曳,手中铁镣也轻轻晃动,渐渐的听着身后鬼兵的叙述,但脸上也浮现了一丝丝不易察觉的怒色。

“随着炮火来的,是他们九幽国那些能飞在空中的战船和战船,还有大量的空骑和飞天军。”那个军士再提起那日的惨烈,不由得鼻子一酸:“我们的战船和前沿的防御工事,在两三轮炮击下就在火焰下成了残垣断壁,支离破碎。”。

“活该。”魏征收起了怒色,直视着前方大海,眼神变得深邃了起来:“哪场战争是让对战双方,都准备好了,再喊个一二三再才开始开战的?你们守关军士不懂这个道理,活该被打,活该被打得这么惨!”。

说着说着,略有激动的魏征眼中,泛起了点点钦佩。不是对北阴朝的大军,而是他的敌人,九幽国的那些鬼将鬼兵们,也是为尚未谋面,但用不了多久就会见到的对手萧石竹。

魏征不知道萧石竹用了什么办法,让手下军士对战争如此了解,从而每个军士都深知战争不是你死就是我活,因此才会当机会出现时,毫不犹豫的抓住。

哪怕无所不用其极,先发制人,不宣而战,九幽国的将士们也在所不惜。

这正是魏征,佩服萧石竹的地方。

魏征身边的陆之道闻言却猛然呆住,接着环视四周见随行军士不少,顾不上什么,赶忙对魏征沉声提醒道:“玄成兄,慎言,慎言!”。

身边的军士一愣之后,都对魏征心生不悦。

没想到,陆之道这个提醒不仅没用,反而引来了魏征的一声冷哼。

那一声冷哼中多有不屑和轻蔑,根本没有对身边这些狼藉和废墟,以及死去的战士们有丝毫的怜悯。

“敌人大军压境,你们守关军士就该做好战斗准备,严阵以待,而不是被敌人的一句和谈就给迷惑了。”海风下,魏征还是没有回头,直视着前方翻涌的波涛里,上下沉浮的那些碎木断板,终于发出一声长长的叹息。

海风拂过了魏征脸颊和眼角时,魏征眼中终于顿起悲伤,泪花闪动。

为这座雄关,也为在此地战死的十数万守军。

他之前也不是觉得,这里的守军就一定该死,只是觉得他们死的窝囊,死的可惜。经验总结后,便是悲从心头起。

他忽然抽泣,迎着海风流泪不止,倒是让之前还对他心怀不满的鬼兵们,都又没了痛恨和不满。倒是感同身受,都悲伤涌起,不约而同的垂首望着脚尖,默然流泪。

脑海中忍不住回想起了那日震天动地的炮响声中,火海一片片腾起的凄惨景象。

炮击导致的碎石在烈焰中横飞弹射,热浪中残肢碎肉四处抛飞。

这种场景,在很长一段时间后,还能让此地幸存下来,寥寥无几的几个鬼兵在熟睡是噩梦连连,经常惊醒后浑身冷汗直冒。

九幽国大军手中强大的军工产物,终于成了与九幽国为敌的诸鬼会做噩梦,又忌惮之物。

“陆兄,这是前车之鉴啊。”魏征转身过来,面朝陆之道时,还在泪流满面。红着的眼中泪水横流,模糊着他的视线,嘴里继续苦口婆心道:“我们往后,可千万不能再小看九幽国了。宁可高估,不要小看了这个对手。否则抱犊关的这种悲剧,还会再次重新上演啊。”。

陆之道也没有多想,毕竟魏征所言甚是,于是重重的点了点头,嗯了一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