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四六章 若不是吃饱了撑的慌

ag输钱|优惠: 天下领主之肆虐天周星 作者: 老八牛 更新时间:2019-09-23 10:20:06 字数:2852 阅读进度:232/232

陈到精挑细选出来的牛头镇最精锐士兵,勉强穿上罐头重甲后,虽别说战斗了,就是正常行走,都是吃力异常。

直到吃过蟒肉,喝过蟒汤力气大增的士兵出现后,倒是可以穿着罐头重甲勉强参加战斗了,但持续时间,太让人感动了,十分钟,最多十分钟,着甲的军士就要被累瘫成了肉泥。

十分钟,对一场战争来说,完全的不够用啊,罐头重甲的实用性,几乎遭到了全盘否决。

老牛完全没有料想到罐头重甲,在今天还有被废物利用的一天,由此,他不由得意洋洋了起来。

事实再一次证明了牛爷非凡的远见卓识,一次无关的行动,竟然促成了另一个,本来在短期内,根本就没有可能完成的任务。

哇嘎嘎,牛爷的远见卓识,直接越过千年以降万恶的天顶星人。

稀嘘不已的老牛,毫不掩饰,表达了对自己远见卓识的一遍遍激赏,终于惹恼了唯一的听众二棵枯柳。

二棵枯柳本来想的很好,怎么的也要给牛哥一点面子吧?

但牛哥的自恋接近突破天际。

二棵枯柳狼狈败逃,甚至在逃出县长办的台阶上,滑了一脚,差点一头撞翻沈大老板。

幸而沈大老板身手矫健,立刻猫身哈腰,“哧溜”钻入了县长办,紧接着一把死死抓紧县尊大人的双手,放声大哭。

那哭的怎叫一个梨花带雨,声情并茂,天地日月为之动情。

以至于自觉铁石心肠的县尊大人,差点眼睛就要红了,mbd,黑心沈,你个死变态,敢不敢放开牛爷的手?

满满的担忧化作滂沱的泪雨,担心惊惧的紧张情绪得到完全宣泄之后,沈大老板咬牙切齿发誓……

从这一刻起,绝不再让那只牛离开视线之内,哪怕蹲茅坑,也必须二个人一起蹲,轮蹲的还不行,必须共同进行。

老牛愉快的心情很快就愉快不起来了,身边跟着想一只肥肥胖胖,白白嫩嫩的疯狂大苍蝇,还是全程陪同,赶都赶不走的那种。

呃,这画面不要太唯美,感觉不要太酸爽喔。

不到半天时间,老牛就要疯了,终于就在即将发疯的前一刻,他想通了问题的关键所在——发疯也解决不了疯狂苍蝇的问题。

老牛坚信,就是他立刻死掉,这只疯狂的苍蝇也会立刻扑到他的身体上,不把他掐得重新喘气,也绝逼不会罢休的。

唯一能摆脱疯狂苍蝇的,就是给他需要的安全感,老牛悟了,立刻派人请来陈平,陈到等一屋子牛头县中坚骨干。

沈大老板的行动就在后天一早,也是该准备行动了,众人一番计议之后,各自散去准备。

老牛原本信心满满,要借此敲诈出黑心沈一笔私房钱。

但显然的,老牛还是低估了,资本家在生命与金钱之间的坚定选择,那就是命要,私房钱更是一个大文也不可少。

老牛被恶心到差点吐血,但他仍然不死心,转而索要大军开拔费,差旅交通费,营养补贴费,盔甲武器保养费……

但黑心沈是吃了秤砣铁了心,要钱?没有!要命?更加的不给!实在被老牛缠的没了办法,终于稍稍作出一点让步。

黑心沈决定,在战斗结束之后,可以使用他神奇的马车,将他们送回牛头县。

老牛在听到黑心沈的这个优惠后,顿时惊了,在他心目中理所当然为他出兵,自然必须将他们送回来,天经地义般的道理……

居然,竟然,黑心沈根本就没这么想过。

老牛摸了一把满头冷汗,对资本家们的无耻面目,经此一事,迅速成长到了一个新的高度。

敲诈失败,索求没门,但无论如何,也不能算一无所得,至少总算是安抚住了那只疯狂苍蝇,他飞走了,飞走了,呜呜。

县尊大人重新开森了起来,并在宽大的县长办迎来了,完全意料不到,超出常规想象的四位不速之客,呃,四位国际友人。

螭魅魍魉带着公理和正义,带着扁扁的绅士风度,昂首挺胸,骄傲的像一只只阔步的小鸭子,直入老牛的牛头县县长办。

“你…就是…老牛?”一进入县长办,螭目不斜视,神情肃穆盯着老牛用奇怪的口音问道。

“哟嗬,还真是洋鬼子啊,三只金发碧眼,白的;一只黑漆抹乌,黑的!啧,原来洋鬼长都长成这个德性啊?嗯,真人果然比电影电视上长的还要寒碜。”

老牛食指拇指摸上下巴,“看来洋鬼子们也不是一无可取之处啊,至少他们的化妆术还是有些门道的,要不,不耻下问,学上那么一学?

学什么学?以牛爷帅到惊天动地的本色,使用化妆术,那是对牛爷绝色天姿的侮辱。”

“咳,在下,区区,鄙人正是老牛,不知道四只鬼子,登临我牛头县贵门,有何贱干?”

老牛仰靠在舒适的宝座上,翻着眼皮看向四位“国际友人”。

“节奏不对啊啊,不是该点头哈腰,恭顺地邀请咱爷们四个落座。

呃,然后好茶泡来,点心端来,还必须是最上等的,否则,这些虚伪的华龙人,就会觉得自己很没了面子的。

不过眼前这只老牛,完全没有茶水点心的意思,甚至没有一点请爷们落座的意思,还有,你这一脸贱笑是几个意思?

信不信爷们几个的拳头,早已饥渴难耐,好想为了全世界的心平气和,痛扁那个贱人。

爷四个容易吗?鞍马劳顿,哎哟,蛋疼,胃疼,屁股疼,以及各种疼,好想坐下来休息一下,吃点好吃的,喝点好喝的。

最重要的是,还不需要花一个大文的那种。”

“蛋疼,屁股疼一定是你们坐的太多缘故。

所以你们应该多站站,多走走,对蛋疼,屁股疼都有不错的辅助疗效,所以一旁虽然空椅子很多,但为你们着想,牛爷就不请你们入坐了。

至于胃疼,你们这是撑的,老牛对这个最有经验,一眼就能看出来。

因为你们若不是吃饱了撑的慌,怎么想起来的,会逛到老牛的领地来,还对传话的军士说,为了爱与正义,mbd,完全是神经啊。

另外至于各种疼,牛爷不是你们干爹,哪里管得了那么多疼?

还有除了爱与正义,还有什么?没有,请回吧。

牛爷日理万机的,分分钟都有金币进账的男神,跟你们这些穷逼鬼子耗不起啊。”

“穷逼?no,no,no,我们…不是…穷逼,用你们…华龙的…话来说,我们…是…富二代!富二代!你的…明白?”

魅急了,竟敢说咱们是穷逼,太毁形象了,想咱们爷四个,无论走到哪里,都是跺跺脚,大地也要颤一颤的男神,男神!

要不爷怎么会这么黑?咱的祖上成天想着黑心,黑肺,黑肝,黑皮搜刮那些穷逼,有益身心的活动,咱能不黑吗?

“是这样吗?那他们三个怎么是白的?”

“噢哦,这个问题…问得好,因为他们…早已经…没心,没肺,没肝,没皮,没灵魂,只剩下…腐朽……”

螭、魍、魉怒了,“魅,怎么可以…这样子的…说我们?我们…是哥们。”

“哥们…没错的,但是…我…实话实说,绅士…很…重要。”

老牛竖起大拇指,对魅的见解表示深刻的同意。

另外,最重的,不是穷逼……,富二代?好啊,那么牛爷觉得与你们就有了谈话的基础了。

魍的华龙语说的最好,几乎以假乱真了,接下来的时候,螭魅魍魉四哥们,一致决定由魍来出面,与那只一脸贱笑的老牛探讨爱与正义,绅士风度什么的。

不过,只探讨了不到三分钟,魍几乎就要崩溃了,这个贱人完全的不配合,视爱与正义,绅士风度于无物,不时用憋脚的英语说什么money……money……money……

没完没了,没完没了,哦,三清,请拯救这个罪恶的灵魂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