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35章 自杀

ag输钱|优惠: 戏精总裁小甜妻 作者: 墨小渲 更新时间:2019-09-23 08:58:37 字数:2251 阅读进度:835/835

终于找到爱丽沙和小米米踪迹,赶来的贺霆琛,贺泽寒和江舒舒他们,却已经来不及,小米米和爱丽沙一起摔下了大桥下湍急的河流。

舒舒当即晕了过去。

贺霆琛狂怒,把舒舒交给一旁的英子,便跳下了桥,去找小米米。

贺泽寒先他一步已经跳了下去,在冰冷刺骨的水里面找着他的宝贝女儿。

见贺霆琛下水了,他带来的保镖,也齐齐地跳下了水。

两个黑衣人见状,想要趁机逃走,却被留艾兰和江嫡擒住。

艾兰刚刚在车上远远的看到了小米米小小的身体翻过大桥栏杆,只一秒的时间,她从车上奔下来,都来不及。

此刻一想到,都觉得心如刀割,看着这两个黑衣人,艾兰只想把他们碎尸万段。

捡起地上的匕首,艾兰一刀一刀地划在他们的手臂上,却根本就解不了心头的焦灼和不安。

大家在水里面找了很久,醒来的舒舒,还联系了警方,警方带了更多的人,还有救援队赶来救人。

但是除了身受重伤的爱丽沙被找到了外,还有小米米的小鞋外,就再也找不到人了。

贺霆琛几欲疯狂崩溃,一身湿衣,往下游去找。

他一定要找到女儿,一定要找到。

贺泽寒更是大哭着叫着女儿的名字,沿着下游找去。

这条大河,一夜间,沿途多了很多的船只,船只上都亮着大灯,把宽阔的河面都照亮了。

时间过去的越久,大家的心越痛,越意识到,就算找到了人,活着的可能性也小。

江舒舒哭晕了好几次,步幅蹒跚的跟在救援队后面,多希望下一秒就能看到女儿。

爱丽沙被警察送到了医院,醒来时,天色已亮。

她睁开了眼,看着头顶上的天花板,还以为是在家里,女儿就在身旁。

她转过身,微笑着看向女儿。

一室的白,还有身旁的空位,令她灵魂一空。

“小米米”她猛地想起了大桥,想起了女儿翻过桥栏,跳了下来。

一把拔掉手背上的输液针头,鞋都顾不上穿,拼了命地往外奔。

外面有警察守着,见她冲出来,立刻拦住了她。

“你们放开我,我要去找我的女儿,我要去找我的女儿。”

爱丽沙又急又怒,眼眸里面赤红一片。

“已经过去十个小时了,你的女儿不可能还活着。”警察把这个事实告诉她。

“不可能”爱丽沙如同被雷劈,身形猛地一颤,狂怒的吼道:“我女儿不可能死,你不要咒我女儿”

说着,她就一把扒开警察,强行的要离开医院。

但她没跑几步,警察就追上了她,因着她受伤,身手受限,没交手几下,她就又被困住。

她拼了命地挣扎,疯也似的大叫着,眼泪直流:“放开我,放开我,放开我“

医生过来,给她注射了镇静剂,才让她安静下来,陷入了睡眠中。

再醒来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了。

爱丽沙空洞的眼中,有着巨大的悲痛,心如死灰一般。

她知道,时间过去很久了,她知道,她的女儿一直在等她去水中救她的。

可是她却被困在这里,手上还被戴着手铐,不管她怎么想要挣脱,血肉模糊了,也挣脱不开,离不开。

她无法去救女儿,脑海里面全是那冰冷刺骨的水淹没了女儿。

女儿挣扎着,想要呼吸新鲜空气,但是却被那无情的水阻止了呼吸。

女儿特别的无助,特别的害怕,在叫着妈妈。

可是她这个妈妈,却在这里,没能救她。

爱丽沙的手腕在滴血,她已经感受不到疼痛了,心脏都麻木了一般。

全身颤抖着,仿佛那巨大的寒意把她包裹。

警察进来,劝她不要再挣扎了,他们是不会放她离开的。

爱丽沙安静下来,眼神呆呆地看着窗外。

她给女儿定的餐厅,还没有带女儿去尝到那家的菜。

她还没有和女儿一起跨年。

她给女儿买的新衣服,女儿特别喜欢,穿着在房间里面跑来跑去。

她告诉女儿,大年初一的时候,女儿可以穿上出去玩。

小米米笑得很开心,笑声很好听。

在脑海里面一个劲地盘旋,她还记得女儿最后发出声音了,会说话了,她喊了她“妈妈”。

女儿并不是被她的下坠力带着掉下去的,她在女儿快要翻下来时,已经扯开了女儿的手。

但女儿却固执地要来陪她,她还记得女儿当时的眼神,女儿最后说的话:“妈妈,我来陪你”

这句话,如同千万把刀子,插在爱丽沙的心口。

她这辈子做了很多的错事,很残忍,但这些都是她的罪孽,不是女儿的错。

为什么自己的罪,要让女儿来承受。

为什么

为什么

她大声痛苦起来

出院后的爱丽沙,直接被带到了警局,等待她的是牢狱之灾。

是她拐走了小米米,找不到女儿,崩溃绝望的舒舒不会放过她,要让她余生都在监狱里度过。

爱丽沙没有再挣扎,也没有再埋怨任何人。

她知道,已经过去半个月了,小米米还没有找到。

小米米已经不在了,不在这个世界了。

关进拘留所的第一天晚上,爱丽沙磨尖了牙刷,划破手腕,血流了很多。

同室的狱友发现,叫来警察。

被紧急送到医院的爱丽沙,没能死成。

她怕小米米那么小,在另一个世界里,会害怕,她很想去陪女儿。

醒过来的她,发现自己没有死成,情绪又再次激动起来,拔掉了输液管,试图把包扎好的伤口扯破,被警察强行阻止。

注射了镇定剂后的她,再一次安静下来,沉睡了过去。

还在那条主河上下游疯狂寻找女儿的江舒舒,接到了警局打来的电话。

被告知,爱丽沙试图自杀,现在在医院。

舒舒听后,十分麻木地挂断了电话。

她不想去管爱丽沙的死活,她只想找到女儿。

江父也从国外赶了回来,小米米是他的亲外孙女,这些天一直跟着他们在找小米米。

但得知爱丽沙自杀住院后,他便立刻赶去了医院。